网站首页 > 分类信息> 文章内容

贫困毕业生求职误入传销:曾是光耀祖希望

※发布时间:2017/9/13 13:15:21   ※发布作者:habao   ※出自何处: 

  8月7日下午三点半,张超的父亲张国华出现在天津西青区张家窝门口——穿着黑布鞋和破衣裳、皮肤黝黑、皱纹如刻痕,一个不算高大的山东男人。

  “我,我替孩子!”50岁的他声音里满是,接着他突然变得有些不确定,声音放低了些问记者,“可以吗?”

  这是李文星事件后的第六天,天津警方通报了这起类似的案件:25岁的山东郓城青年张超误入传销四天亡。7月14日,在西青区张家窝镇灵泉北里南侧附近小,环卫工人清晨打扫时发现了他的遗体。

  目前该案仍在侦办中,但天津警方在通报中披露了一些案情:7月10日张超到天津静海区求职却误入传销组织,7月13日张超有中暑症状,服用了藿香正气水,未见好转。传销人员雇了一对夫妇开车将张超送至天津站让他回家,途中发现病情严重,就将他弃于案发地。7月15日,机关以涉嫌致人死亡罪将犯罪嫌疑人祖某某、刘某某、王某某依法刑事。

  进入8月,天津静海已开始严打传销。而在张超的老家郓城,张超表姐杨柳说,“十里八乡听闻传销不仅谋财而且害命后惶惶。”

  她头顶上的小电扇在一根架着的竹竿上绕着线,运转起来时吱吱嘎嘎。张超的老同学陆续来家里问候,聚在房间里谈话。

  等人都走没了,她呜呜哭了起来;或者只是发出点毫无意义的声响。她根本不能听人提起儿子的名,她会想象儿子还活着。张超的弟弟张迅只有12岁,他眼睛哭得红肿,看着母亲又一次情绪崩溃,他也跟疯了似地反复大喊起来,“妈妈,别哭了!”

  无果,他索性离开了母亲的卧室,去到对门自己的房间里,甩门,躺下,默默流泪。他知道哥哥张超就是在自己床旁的电脑上投的求职简历。

  6月30日,张超从云南辞职回老家。他歇了一个多星期,期间通过网络平台投递简历,一家自称总部位于山东烟台的建筑公司答应给他“试用期4000,转正6000,五险一金”的薪资,但称在天津有项目,需要他去天津面试。

  7月10日,张超一早从老家县城的火车站搭乘K2386次列车出发,他买了一张硬卧中铺,15时15分到达天津站。

  15时47分,张超下车不久便给父亲发去短信,“坐地铁3号线到周邓纪念馆下车,再坐588到苏宁电器下车。”

  按此行程,他坐地铁大约要耗时18分钟左右,再从周邓纪念馆到位于静海区的苏宁电器站需要1小时40分钟,全程40公里左右。

  当晚,母亲给他打电话问面试情况,他说还没有面试,因为主管在和别人吃饭,抽不出时间见他,已经有两个公司的人来接了他,吃了饭找个地方住下。

  中午12点多母亲罗梅吃过午饭,就给他打电话。罗梅回忆儿子当时在电话那头模棱两可,说面试了,干这活行的话就干,不行就回家。

  母亲罗梅还是不,在工厂里12小时的制板工作结束后已是19点,回到家差不多20点,她又给儿子拨去电话,但对方把来电扣了,过一分钟才回电。

  这种时间间隔在的联络中有些不寻常。通常扣电话的情况是,母亲给张超打电话,他会扣掉后迅速给母亲回拨过来,这样做是为了帮母亲省下些长途话费。

  “他问啥说啥,不主动说话,我问了他住啥房子,他说板房、铁房,有空调。”罗梅回忆那天跟儿子通话的内容,觉察出些许蹊跷的她没有多想,住宿条件跟往年实习时差不多,她以为孩子或许工作太累了,不太想说线日一整天家人没有与张超联系。

  到了7月13日,罗梅把手机落在工厂里,她下班后拿丈夫张国华的手机给儿子打电话。这次儿子没接电线分给他俩回了短信,“跟项目上的人吃饭呢,一会给你回过去。”

  等到7月14日,罗梅打了无数次电话给儿子,都无法接通。到张国华下班回家后又打了几次,直到最后打通了,对方说是天津西青区张家窝的,接着告诉他:“你孩子被害了。”

  夫妻俩起初以为是诈骗,还特地跑去镇上的询问状况,对方确认后他们就带着几个家属连夜奔赴天津。

  7月15日,在天津市人民医院,张国华夫妇见到了儿子的遗体,他们颤抖的手把孩子从头到脚抚摸了一遍。16日,夫妇二人带着儿子的遗物回到郓城,车票、电脑、衣物、唯独丢失了儿子之前戴的眼镜。7月18日,张超父亲和亲属返回天津处理事宜。家人置办了张超生前没穿过的西服作寿衣,把他放在家里的另一副眼镜给他戴上。当天,张超的遗体在天津火化。

  下葬那天,家人担心张超母亲罗梅情绪失控,全都拉着她,只让她远远看着孩子下葬,罗梅心怀地哭道,“把孩子晒地里了。”

  她清晰记得,儿子出发去天津的前一天还在这片地里干了一天农活。张国华则抱着骨灰盒说,“这辈子再也见不着了,下辈子好好投个富贵的人家,让你过上好日子。”

  张超的家在山东郓城县郭屯镇农村西边,父母是“地里刨食”的农民,为了供两个孩子念书,父亲在外接些装修的散单,母亲则在离家一小时车程的制板厂打工。

  他小学读了七年,“当时我们觉得他小,中间给留了一级,”尽管如此,张国华不无骄傲,“孩子上学是一年一个状。”

  尽管是一群孩子中的“学霸”,“他的性格不属于那种组织者,属于者。他一般不会主动组织活动,不问他的话他不会主动说,但朋友喊他帮忙,他都是有求必应的。”张国阳说。

  初中就读镇上最好的郭屯中学,张超成绩也总是名列前茅,而后顺利考上当地最好的重点高中郓城一中。

  与张超同村的发小张锐在上大学前与张超的轨迹同步。他还记得,张超上学时生活拮据,恨不得一块钱掰成两半花。两人在高中住宿时去食堂吃饭,常常一起点五块钱一大盘的青椒土豆丝,再各花一块钱要三个馒头,均摊下来一人3块五毛就能解决一顿饭。

  张国华一个人陪张超去大学报到,他俩坐车先到,再坐一趟夕发朝至的火车到包头,两人坐了一晚上硬座,好在学校就在火车站的两里地外,因为张国华怕晚了回不去,在学校逛了一两圈后他就往家里赶了。

  张超填报了土木工程专业。“孩子自己定的主意,当时上那个专业很好找工作,但毕业后又(变得)不好找工作了,”张国华说,“我孩子不愿意上研究生,想快挣钱,他还有一个弟弟,像我们农村找个对象要好几十万,彩礼二三十万,像我非常害怕,两个儿子要六十万,我一辈子都赚不到那么多钱。”

  张超上大学后似乎在学业上有所松懈,大三才过了大学英语四级,在大学毕业前夕参加过公务员考试,但无奈失利。

  父母隐忍的打工生活让张超显得比同龄人成熟,他看在眼里,也急在心里——母亲罗梅一天12小时工作下来,有时候累得碗都端不动,索性就不吃饭了。他尝试劝说过母亲不要工作了,“妈,别干这活了,你照顾好弟弟就行了。”

  父亲张国华原来在外省的工地干活,睡过大街,吃三五块的面。偶尔会奢侈一把买三块钱一瓶的啤酒。“他不跟孩子说这些,永远只会跟他说,只要想上学,家里砸锅卖铁都会供他。”张超的表姐杨柳说。

  上大学期间,有一年放暑假他和发小张锐去老家县城打工,每天在一家烧烤店从下午四点工作到凌晨两三点,“客人不走,我们就得陪着。”

  张锐回忆,收工之后,他俩和另外一个男生就住在烧烤店二楼,在迈不开腿的房间里摆着三张小床,每天累得倒头就睡。

  “踏上火车的那一刻,我没有意识到,从此故乡没有春秋,只有冬夏。”张超的朋友圈的这句签名永远定格了。

  2016年7月毕业后,他与云南建投第六建设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云南六建”)桥分公司签约。“当时孩子去云南也是看就业情况不好,着急签了约。”张国华解释说。

  今年春节回家与朋友相聚,对生活鲜有抱怨的张超说起工作的地方没什么人,快递特别慢,或者天天看山看水也无聊。

  回家后的张超第一次被催婚了。他第一次感受到与乡村文化的疏离,内向的他又躲不过亲戚朋友的好奇。

  8月12日,在云南六建负责招聘的段丽梅告诉记者,“张超刚离职一个月,他很能吃苦,工资涨得很快,领导和工友都喜欢他。”

  云南六建桥分公司总经理张宝曾在张超递交辞呈后找他谈心,想挽留他,辞职前张超每月的工资已达到5000元。

  张超或许是回乡心切,编了话说自己是家中独子,父母希望他回乡成家,解决个人问题。张宝见劝说不动,也就在辞呈上签下同意二字。

  6月29日,张超因早已联系好一家公司的面试,他从云南坐火车到。张国阳对此印象特别深,他五月就知道这个信息,但恰好29日当天他从去杭州出差,与好友擦肩而过。

  他问张超为什么没有早点来相聚,张超答说前一天和之前的工友喝酒喝多了,当地的白酒度数高,平时酒量挺好的他也没招架住,所以迟了一天出发。

  “我劝过他坐飞机来,虽然我知道他不可能坐飞机的,除非有什么要紧的事情。”张超唯一一次坐飞机是去年赶着去昆明的公司报到入职。

  但张超到了之后,很快那家公司并不靠谱,“让他先交钱去朝阳区办证才能面试。”张国阳还劝张超,“别这么早出去工作,回家即使找到(工作)也不用着急去,难得回趟家。”

  发小张锐在杭州做老师,正值暑假期间,他在家里照顾生病的母亲。6月30日早上五点,张锐如约骑着电动车来接张超回家。下午三点左右,张锐又跑去张超家里,跟他聊到将近六点。

  在那次谈话中,“我能感受到他压力挺大的,但是责任心又特别强。他弟弟马上要上初中,父母都过了五十岁,还要照顾年过八旬的老奶奶,父母做起农活已有些力不从心,他知道养家的担子早晚都会落在自己身上。”张锐说。

  西张楼村里住有1600余人,分成七个生产大队,张超家所属的二队有不到300人,“二队能出高材生,重孝,重,否则在村里待不下去。”据张国阳介绍。“村里人的见识是读书人的工资肯定不能比在外打工的少。”

  根据他好友们的回忆,张超有三份工作可选,一份是在济南,工资两千多块,但需要等一个月才能面试;一份在,工资四千块,据称上海在有个投资项目;还有一份就是“烟建”,介绍称有项目在天津,转正后工资六千块,有五险一金。对于张超来说,第一份工作等待太久,回报不高;第三份工作虽然不像第二份在本省,但好在满足离家不远的条件,工资相对高也成为最大的。

  张锐在近三小时的谈话中特地提醒了他关于传销的事情,但他们对传销的认识不过是熟人拉熟人、亲戚拉亲戚骗钱,“张超从来没想到传销会害人命,也从来没有怀疑过通过网络平台投简历会不安全,或者说大学生群体普遍认可通过网站投简历的求职方式。”

  7月1日,张锐陪母亲去济宁的医院动手术。他没想到,再见张超已经是和张国华一起手捧他的骨灰盒,“有点沉”。

  张国阳也耿耿于怀,为何张超没在临行前告诉他们这个决定。他只要想到好友在被传销组织的人围困时无人搭救,内心就会泛起一阵阵。

  “法律援助是什么……我看不用请律师,可以找人写个状子。”8月8日上午,张国华蹲在静海区门口的树荫下说。

  “不成。”张国华的姐夫在一旁断然反对,他劝张国华,请了律师就不用来回跑了,否则不懂还瞎忙活。

  早在7月23日,张国华就知道了李文星的事,两个孩子的情况有些相似,出身农村、求职心切、身陷传销、同天身亡。

  亲属中有人将张超的案件爆料给山东本地的。起初,张国华很是。但来人都说能帮助儿子讨回,他就变得半推半就起来。

  他一家的,给张家窝打去电话询问案件进展,并录了音提供给。“这些话其实警方之前也跟我说过,只是之前没录音,也是警方提供给家属的案件信息。”

  8月7日,他到天津先后去了西青区张家窝、静海区和经侦大队,一一问询。到他8月8日下午离开天津时,还没有得到答复。“据说把接电话的小同志害得挺惨。”张国华有些内疚,也因而有了推论,“知道越多,警方会说得越少。”

  然而,他一边说着的采访,一边还是忍不住跟电话那头的记者多说几句,“别人也不容易,都是关心咱孩子。”

  更关键的是,他放不下对案件的诸多疑问,“到底是哪家信息平台让我儿跳进了坑?”、“为什么不送他去医院?”“为什么我儿一米八三的个子,之前身体好好的,会在短短三天里因‘中暑’身亡?”“他平时戴眼镜,为什么眼镜不见了?”

  “我就想要个说法,”一转身他却又战战兢兢起来,“我也知道咱给添麻烦了……”张超的遗体停放在太平间时,原本要收一万六七的费用,西青区的一名找人给他减免了七千多,他心心念念让记者一定要在稿子里感谢那个。

  张国华不愿白受人,也不愿占人便宜。从天津回到郓城的那天晚上,他到镇馆吃饭,老板了解他家情况,结账时没要他的钱,他要给,两人就这么推让了半天。

  从天津回郓城,他买了人生第一次的卧铺车票,但一刻都没有躺下,他老惦记着孩子念高中时的一件事。

  那次郓城一中的老师打电话给他,说张超在宿舍里玩手机,他知道孩子是的,但他没有打电话给老师证明这个问题。他现在觉得有些后悔了,不该让孩子带一点点离开。

  推荐:

  

关键词:天津找工作
无锡谷歌推广优化